東海之母──畢律斯

畢律斯﹝Elsie Priest﹞畢生奉獻高等教育,終生未婚。1921年,畢律斯來華服務於金陵大學,1951年返美﹝註一﹞。1955年初,畢律斯應聯董會之邀來台協助創建東海大學,開學後擔任會計長兼總務長。1961年,畢律斯奉聯董會之命返美;縱使離台前她因重病導致雙手顫抖無法順利書寫,卻還是勉力把帳冊都整理完畢才結束她在華40年的奉獻生涯。

東海創校初期有7成經費來自外國捐助,畢律斯不僅將外援管理得非常妥當,還能說服台中市政府替東海鋪路;在她的把關之下,校務運作得非常順利──東海首任校長曾約農就曾稱許她『肩負起將大肚山的黃土變花園的責任』,也因為她的勇於任事與運籌帷幄,為她贏得了「東海之母」的美名。

1955年10月10日,畢律斯成為了遷入東海的第一人。為了籌備開學與監工,畢律斯單槍匹馬入住尚未完工的第二幢女舍樓上,出入都要在工程用竹梯爬上爬下;當時不要說那幢宿舍尚未完工,整個東海不僅漫天風沙,連水電都沒有!一直到開學前一天水電終於暢通,畢律斯還興奮地在寫給聯董會的信中稱那是「可愛的水」……

畢律斯做事一絲不茍,做人十分威嚴;而她的威嚴只不過是為了維持東海的秩序﹝會為了省電把入夜後仍留在教室的學生趕走﹞,讓她不至於愧對她的職責﹝後幾任會計長在處理財務問題上都遭遇極大困難﹞。歷史系前系主任祁樂同的夫人陳綺叔憶起畢律斯時就曾說:『她非常威嚴,學校裡所有東西都不能動,窗戶外搭一個蓋也不行,加個釘也不行,連個棒棒子兒伸出都不行的!』

鐵面之下,畢律斯其實也有顆柔軟的心。東海經濟系前系主任趙經羲在金陵大學求學時因家中經濟來源中斷陷入困境,幸有畢律斯﹝時任金陵大學會計長﹞的幫助才能完成學業。趙經羲感念於畢律斯的幫助,囑咐家人在其死後捐獻遺產1/2作為獎學金,以報答畢律斯恩惠並遺愛學子──這就是東海經濟系「趙經羲、畢律斯紀念獎助金」的由來。此外,陳綺叔還曾透露:『別看她那麼兇,其實她為人非常厚道。她家佣人全部的花費,小孩的生活費、讀書費﹝阿斯巴甜按:佣人其中一個孩子張秀珍,自台大圖書資訊學系畢業後即返回東海圖書館服務﹞,都是她一個人出的,那些孩子也都如親人地敬愛她,喚她「奶奶」。』

東海著名的耶誕鐘聲,就是出自「畢律斯鐘樓」﹝不是文理大道的校友鐘樓﹞。每年平安夜11點58分40秒開始,畢律斯鐘樓的銅鐘就開始敲;到了第100響時,剛好是12月25日0分0秒,接著教堂內外一起合唱《平安夜》,這可是平安夜最高潮的一刻呢!

東海新聞網對於東海耶誕鐘聲是這麼解讀的:『大家將興奮地數著100下的鐘聲,似乎平安喜樂隨著鐘聲迴盪在人心,帶來「明天會更好」的希望與期待!』阿斯巴甜在此呼籲一下東海人,若有機會參與東海平安夜的子夜崇拜,感動之餘也別忘了感念「東海之母」畢律斯啊!


亨德與工作營

東海前社會系教授兼勞作指導長亨德博士﹝James A. Hunter 1890-1966﹞是個教大肚山老一輩居民難以忘懷的人。亨德念及大肚山居民取水不便﹝在家禽悠游的池塘取雨水回家飲用的居民嚇到他﹞,決心替附近居民解決用水的問題;他一方面向曾工作過的農復會﹝農委會前身。李登輝任職於農復會時期係亨德的下屬,亨德夫人曾是他的英文家教﹞及省政府、台中縣政府等單位爭取補助,一方面呼籲地方公所及村民一同出錢出力,共同解決這影響民生甚鉅的大問題。當時預估水利工程總需240萬元,亨德毅然投入畢生積蓄60萬元﹝約等於今之1000萬元﹞為基金!他帶領學生勘察地形尋找水源,在現今龍泉國小旁掘井﹝龍井一號井﹞,成立簡易自來水公司,埋設水管通往四庄﹝新庄、南寮、蔗蔀及瑞井﹞地區。自來水通水工程完成於1963年,當時台中縣除了豐原,其他地區都沒有自來水供應;而今日熱鬧非凡的東海別墅區,則遲至1983年才有自來水供應,比亨德造福的四庄地區足足晚了20年﹝東海目前仍使用地下水,校內有污水處理廠﹞!

1959年東海成立工作營,為全國最早成立的大學服務性社團。工作營成員的首次任務是到彰化鹿港為農家整飾廚房;1959年到烏日幫助八七水災受災小學重建,另在1960年還到南投中寮幫助八一水災受災農戶整地。

1960年11月,亨德推動成立「大度山頂村落生活改善委員會」,並擔任顧問團主席;該委員會在大肚山陸續成立了四健會、家事改進班、健康衛生班及成人農事班。1961年開始,工作營的工作重點轉為配合大度山頂村落生活改善委員會,為四庄居民服務。

在四庄地區,工作營成員為促進居民健康,曾在亨德的率領下,巡迴放映「米與健康水」、「疾病怎樣傳染」、「昆蟲與疾病」、「眼的衛生」及「育嬰法」等影片。此外,新庄村建了醫療所,但因民風保守,居民不願接受該所的體格檢查和治療,工作營的成員就在村中負責勸導村民接受健康檢查和治療,並幫忙村民整理環境。

除了宣導性質的工作以外,工作營成員也常利用例假為四庄居民勞動服務,諸如修道路、建水溝、掘垃圾坑、平防空壕、整理農地、洗刷小學校舍,甚至替溺斃小學生的池塘圍鐵絲網……等。比起現在勞作時間連掃個樹葉都抱怨連連的新一代東海人,我只能說那些工作營的老東海人實在太熱血啦!

工作營到現在都還持續運作著,也只有這些新一代的成員才稱得上是東海勞作精神的繼承者吧!我剛才爬了一下工作營在「大度山之戀」﹝極荒涼,大家都跑到PTT啦﹞的板,他們把工作營的工作分為「長工」﹝1964年第一次長工竟然跑到台東利稻﹞及「短工」:長工在寒暑假進行;短工則通常在週休那兩天進行。

東海工作營最近一次的長工﹝第70次﹞在7/8-7/16,地點是苗栗縣卓蘭鎮的雙連國小﹝還有辦村民聯歡晚會呢﹞,工作內容包括兒童營跟短工;最近一次的短工﹝第311次﹞在5/31-6/1,地點在台中縣清水鎮的吳厝國小,工作內容是粉刷油漆。不論長工或短工,活動期間都禁止使用手機與相機﹝有專人負責拍照﹞,我覺得這一點實在太值得肯定啦!手機與相機的使用不僅會影響成員的專注力,拖延工作進度;而且現代人似乎離開了3C產品就不知道怎麼活出個人樣了,一年之中抽個幾天離開電腦或手機似乎也不錯……




註一:
中共建國後進行基督教教會社會主義改造﹝中共:信仰上帝不如信仰列寧史達林﹞,大批外籍宣教士逃離中國;而沒跑的、或跑不動的宣教士不是被下放勞改營﹝有的勞改到死﹞,就是被驅逐出境……當然也有先勞改後驅逐的,比如開啟台灣啟智教育先河的匈牙利籍耶穌會神父葉由根﹝Rev. Istvan Jaschko,葉由根真的是「偉人」級的神父,懇請諸位點超連結看一下﹞。葉由根在河北創辦醫院,因為心繫醫院不願離開中國,結果遭到副院長鬥爭﹝父親被中共抓走而不得不捏造事實陷害葉神父以保全父親和自己﹞後入獄做了3年苦工,出獄即被驅逐出境,取道香港後落腳台灣。

在中共建國初期遭捕的宣教士中,最後一個被釋放的是瑪利諾會主教華理柱﹝James Edward Walsh﹞,他在1958年被判處20年徒刑,直到1970年才因中共欲向美國示好而獲釋﹝時年79﹞。

諷刺的是,儘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明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中國政府去年春天還是驅逐了100多名外籍宣教士……全世界都知道中國迫害法輪功學員,但情況有多慘我們有沒有關心過?

根據去年9月美國國務院公佈的「全球宗教自由年度報告」,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情形大致如下:『自1999年鎮壓開始以來,十幾萬學員被關押,確信有3000多人被迫害致死,其中包括兒童。上千名學員被關進精神病院,被強制注射藥物或遭電擊。』不僅各地遭處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摘取後高價出售,更令人髮指的是:『在遼寧省瀋陽蘇家屯血栓中醫醫院有一個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活體摘取學員的器官」以牟取暴利!』

延伸閱讀:
一、當代中國基督教發展剪報數據庫

說明:
1. 選擇記錄後便可閱讀剪報之全文圖像。
2. 剪報之圖像以PDF格式儲存,必須以Acrobat Reader開啟。
3. 超連結經阿斯巴甜設定指向「外籍宣教士遭中共迫害」的部分。
4. 剪報年代:1950-1975。
5. 剪報來源:大部分來自香港《星島日報》的報導。




參考資料:
一、林載爵主編,《東海風──東海大學的歷史》,頁50、53、171。
二、東海大學校園解說社,《東海校園建築步道》,﹝台北:貓頭鷹,2002﹞,頁114。
三、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文學與歷史之間──專訪許達然〉。
四、解影,〈第一章 未竟的探討﹝中﹞〉。
五、東海大學經濟系「趙經羲、畢律斯紀念獎助金」。
六、東海新聞網,〈2007歡樂聖誕情 相約在東海〉。
七、四箴國中,〈東海大學與四庄〉。
八、芸愛,〈亨德紀念公園〉。
九、東海大學博雅書院,〈飲水思源──感謝亨德〉。
十、「大度山之戀Web BBS」。路徑:參觀→分類討論區選單→﹝4﹞社團校友→﹝39﹞Work-Camp﹝工作營﹞

    全站熱搜

    maxine995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